一周评论 | 打破疫情魔咒——塑造“无接触旅行”未来

发布日期:2020-06-29 21:30
图片29
上周,全球疫情仍旧不容乐观。截至6月29日,世界卫生组织(WHO)数据显示,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已超过1000万,美国、巴西和印度仍是“重灾区”,欧洲多个国家每日新增确诊病例也在三位数以上。部分采取“高风险”恢复模式的国家在疫情未实现有效防控的情况下急于重启经济,导致疫情又现抬头趋势;而采取“低功能”恢复模式的国家,也出现了小范围的疫情复燃苗头。据WHO预计,夏季之后可能还将出现第二波疫情。

疫情反复的背景下,全球航空业将始终无法完全进入常规的恢复轨道,可能在较长一段时间内,会始终面对着长期封锁“封锁-解封-再封锁”的循环往复,旅客的出行信心也难以真正恢复如初。

航空业该如何打破疫情反复的魔咒?

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有两个:第一是有效疫苗的全面推广与应用,第二是防护技术与流程的实质提升。疫苗的研制需要医学界和科学界的持续探索与努力,成功之日尚不可知,但防护技术与流程提升的主动权则掌握在航空业自己的手中。

从疫情开始到现在,全球航空业都在进行各种各样的技术与流程改进尝试,在航空业在疫情中形成“新常态”之前,其中一些可能仅仅是过渡时期的临时措施,而另一些做法或许正预示着“无接触旅行”未来的发展方向。

01 值机

目前,航空业最广泛采用的防护措施便是要求旅客在出行的全程佩戴口罩,做好最基本的个人防护。


图:旅客佩戴口罩概念图

许多国家正在通过技术追踪可能受到感染的个体。同中国的健康码与通信大数据行程卡类似,印度政府也开发了一款追踪用户出行轨迹的手机应用软件,用于检测用户是否出入过疫区。而在旅客进入机场时,必须向机场工作人员出示该软件,应用显示为“正常”方可进入机场。韩国的追踪软件除了位置的定位信息,还记录了刷卡信息,能够有效掌握人口流动情况,帮助政府建立疾病传播的预测模型。但在个人隐私保护意识极强的国家,追踪技术的推行则频频受阻,例如,英国民众对政府收集个人信息的做法十分不信任,因此,英国的疫情监控软件在推行后又不得不取消了追踪功能。

图:印度机场的工作人员在检查旅客的“健康码”

除了通过追踪软件筛选出“高风险”旅客,旅客携带的行李物品也需要充分消毒以减少病毒附着的可能。在印度德里机场,所有旅客的行李都需要通过专用的行李消毒通道进行消毒。多哈哈马德国际机场(Hamad International Airport)的紫外线行李消毒通道也将在测试成功后投入使用,目前采取的方式是通过人工喷洒消毒剂的方式为旅客的行李进行消毒。


图:印度德里机场的行李消毒通道

目前多由低成本航司使用的自助值机设备,能够有效减少旅客与他人的接触概率,在未来,自助值机或许将成为更加主流的值机方式。在旅客频繁接触的自助值机设备旁,美联航为乘客提供了消毒湿巾,旅客可以在擦拭后使用触屏设备。


图:美联航的自助值机设备

然而,擦拭值机设备的方法虽然增加了安全系数,但对于旅客来说仍然增加了麻烦。为了进一步提升旅客值机体验,艾提哈德航空(Etihad)正在与科技公司开发一款“无接触值机设备”,该设备能够识别旅客头部的动态,从而使得旅客仅通过头部动作就可以完成值机的所有系统操作。


图:测试人员正在试用艾提哈德航空的无接触值机设备

值机设备完全取代人工值机柜台仍旧需要一些时间,而对于使用人工值机柜台的航司,采用玻璃挡板进行工作人员与旅客之间的防护,也是一个有效的降低病毒传播概率的方法。


图:美国某机场加装玻璃挡板的值机柜台

排队过程中保持社交距离也已经变为一条旅客需遵守的出行规范。除了多数机场采用的距离标识的做法外,迈阿密国际机场(Miami International Airport)正在试用一款由软件开发商Iinside提供的一种“社交距离监控设备”,该设备可以监测和评估队伍中的旅客是否保持了有效的社交距离,并自动给出提示。


02 安检

更多的机场和航司在安检阶段加入了健康检测程序,目的是为了筛查出有病毒携带风险的旅客并阻止其乘机。

伦敦希思罗机场正在使用热扫描技术,通过摄像头对旅客进行体温筛查。当然,这种技术只能筛选出体温异常的旅客,并不能准确识别出无发热症状的病毒携带者。

图:伦敦希思罗机场的热扫描体温监控设备屏幕

多哈哈马德国际机场(Hamad International Airport)的地面工作人员则通过佩戴一种“智能头盔”,开展非接触式的旅客测温。相较于希思罗机场通过摄像头进行的体温监控,“智能头盔”的优势在于其不会受到位置的局限,但同样的,该设备也无法准确识别出无发热症状的病毒携带者。


图:多哈哈马德国际机场地面工作人员佩戴“智能头盔”

香港国际机场(Hongkong International Airport)则推出了集体温监测与身体消毒为一体的“全身消毒通道”,该设备目前正处于试用阶段。旅客进入封闭通道后将进行持续40秒的测温和消毒程序。封闭通道的内表面有抗菌涂层,设备所使用的“光催化剂(Photocatalyst)”和“纳米针(Nano needles)”技术可远程杀灭人体和衣物上的病毒和细菌,亦可以使用消毒喷雾进行即时消毒。


图:香港机场的“全身消毒通道”

为了有效保证每位乘机旅客都处于健康的身体状态,汉莎航空(Lufthansa)将为德国出发的旅客进行新冠病毒的核酸检测,旅客可以在四小时之内得到检测结果,汉莎将依据该检测结果判断旅客是否可以乘坐航班出行。


图:汉莎航空值机柜台

通过健康检查的旅客将进入常规的安检通道,而“无接触旅行”概念也为安检过程带来了一些新的变化。

尽管航空业早已经在尝试应用面部识别技术,但疫情的到来使该技术的普及变得更加迫切。美国一些机场已经在安检通道(TSA)采用面部识别技术,以达到无接触通行的效果。SITA和Collins Aerospace两家航空科技公司正致力于为机场设计和推广面部识别的通行系统,但在一些国家,该系统的应用也面对着个人信息保护技术和隐私法制度的挑战。


图:美国机场的面部识别通道

旅客通过安检时如果需要排队,也会增加感染风险,为了提升该环节的防控有效性,加拿大蒙特利尔特鲁多国际机场(Aéroport international Pierre-Elliott-Trudeau de Montréal)正在尝试采取让旅客在线预约安检时间的方法来控制人流量。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坦帕国际机场(Tampa International Airport)建议旅客至少在出发前两小时到达,以防止由于匆忙通过安检而造成的不必要拥挤和接触。


图:蒙特利尔机场的安检时间预约网站界面

03 登机口

当旅客通过了健康检测和安全检查进入候机区域后,旅客的活动范围将在餐饮、免税、休息等功能区域中扩大,往来的密集人群中仍然存在着病毒传播的风险。

在消费区域,对病毒传播的担忧会使得旅客的消费热情大打折扣。而在候机区域停留期间产生的消费是机场非航收入的重要来源,因此,如何兼顾好这一过程中旅客的安全与消费需求是机场不得不思考的重要问题。开发一款让旅客可以通过手机线上购物的机场消费软件可能是一个好的解决方法,这将有效减少旅客与他人不必要的接触。

在公共区域,美国匹兹堡国际机场(Pittsburgh International Airport)和多哈哈马德国际机场(Hamad International Airport)都在使用一种“消毒机器人”,这种“消毒机器人”可以在移动过程中通过发射紫外线为地面和周边环境消毒。此外,美国匹兹堡国际机场表示还在尝试用紫外线自动对电梯按钮、自动扶梯扶手甚至对通行的人员进行消毒的方法。


图:多哈哈马德国际机场的“消毒机器人”

在登机口发生的拥堵和排队是病毒传染高风险的另一个过程。为了降低登机口排队时的旅客密度,并便于保持有效的社交距离,达美航空正在采用分组登机的方法,以十位旅客为一组,依次有序登机。 在分组登机的同时,达美航空还通过让座位处于飞机客舱后部的客人先登机的方式,来降低旅客们在登机过程中可能发生的相互接触的概率。达美航空的工作人员还会为没有口罩的乘客发放口罩,并为旅客发放消毒产品


图:达美航空的登机方式概念图


04 机舱内

达美航空还增加了旅客登机之前的客舱消毒程序,利用消毒喷雾尽可能多的消除机舱内各个角落可能存在的病毒。而对于航司来说,这一流程的增设显然将会延长过站时间,从而降低飞机的日利用率。


图:达美航空的工作人员在进行消毒

目前,包括达美航空在内的美国多数航空公司还都保留着空置中间座位的方式帮助旅客保持客舱社交距离,然而,这种方式会降低飞机的客座率,减少航司的盈利。也有业界人士表示,即使空置中间座位,也并不能够达到有效的社交距离。为了解决这个问题,AVIO INTERIORS提出了一种为飞机座椅加设隔离板的方法,将座位相邻的旅客隔开。


图:增加隔离板的新式座椅设计

在加设隔离板的同时,AVIO INTERIORS甚至提出可以采取反置中间座椅的方法,以达到隔离的效果。该设想虽然巧妙,然而其在起降时的安全性等方面还具有一定的争议。


图:反置中间座椅概念图

为了尽量降低病毒在机舱内进行传播的可能,多数航司都已经减少了餐饮、报刊杂志、免税商品的供应,取而代之的是旅客可以带下飞机食用的“零食礼包”


图:达美航空的空城在分发零食礼包

在客舱这样的封闭环境中,空气的流通方式对旅客健康维护十分关键。目前,主流民用客机的客舱内空气每两到三分钟便可以循环更新一次,99.9%以上的病毒和细菌会被高效微粒空气(HEPA)过滤器捕获,且机舱内的空气流动方向主要以环形从天花板流动到地板,再通过靠近地板的格栅流出,这种方式大大减少了空气的前后流动,有利于限制病毒的潜在扩散。


图:机舱空气流动概念图

虽然空气循环流动可以保证旅客在就坐时感染风险降低,但是机舱内还是有很多潜在病毒传播媒介,例如公用设施等接触物仍然可以传播病毒。波音公司与空客公司正在共同进行一项名为“信心出行承诺(Confident Travel Commitment)”的旅客保护计划。波音公司的实验室目前正在进行一些关于机舱内无菌材料和消毒设施的研究,其中包括病毒无法附着生存的抗菌涂层(Anti-microbial Coatings)、高效率的手持紫外线消毒仪器(Hand-operated UV wand)、全自动消毒卫生间设施(Self-disinfecting lavatory)等。若这些研究能够成功应用于行业,将大大提高航司的消毒效率,减少机舱内的病毒传播可能,提升客舱安全性。


图:波音公司研发的全自动消毒卫生间。使用洗手间后,其紫外光线会自动启动,在三秒钟之内可杀死洗手间表面99.9%的病毒和细菌

除了材料与设备的研发,波音的研究还着重关注旅客心理。“信心出行承诺”旅客保护计划的项目负责人Michael Delaney表示,“在疫情的背景下,即使你知道机舱的防控设施非常先进,对于出行的焦虑仍旧会存在。我们看到有的乘客在机舱中佩戴口罩、消毒双手后,甚至还会自行擦拭一切会接触到的表面。”因此,波音认为从全流程防止病毒进入客舱只是第一步,能够让旅客建立“没有后顾之忧出行”的信心才是最终目标。

目前,各家航司正在采取的过渡时期服务保障措施大多基于一个前提———尚未有大规模的航班恢复,旅客数量也并不多。但当需求回升,旅客量增大,航司是否还有能力长期维持这些成本高昂、流程繁琐的服务,则是个未知数。但在疫情反复的情况下,航空业也不得不先将这些做法持续下去,因为一旦在航空旅行过程中出现大规模病毒感染案例,广大旅客对于航空出行的信心将更加难以恢复。

放眼未来,在有效疫苗广泛应用之前,我们或许真的将长期与病毒共存,而在新冠危机之后,我们也还将在未来面对类似的危机,因此,此次危机对于航空业最重大的意义在于,通过应对危机带来的挑战,实现行业各相关系统底层技术的提升和整体流程的全面优化。通过技术手段的升级,我们或许将不再惧怕病毒感染的风险,出行也将更加便捷。波音公司对航空业未来的发展抱有信心:“每个人都希望重新与世界相连结,去见我们爱的人,去重启商业往来,去探索新的目的地。虽然现在我们的脚步被疫情所束缚,但航空业的革新将使得世界的重新连接变为可能,通过努力,航空业终将能够为旅客提供安全、安心的出行服务,重拾旅客信心。”

参考资料来源:波音官网、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香港机场官网、Globetrender、凤凰网、财新网、世界卫生组织官网

国际航空研究院(IAR)公众号所有文章,著作权归国际航空研究院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和建立影像。未按要求转载,视为侵权,国际航空研究院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力。


分享到:
推荐精彩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