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评述 | 引进哪些飞机,租还是买?这是一个问题

发布日期:2020-08-27 16:16
20
01 市场需求结构突变,机队构成对航司财务状况影响巨大

一周前,大韩航空中华航空在今年二季度逆市实现盈利,主要原因之一在于颇具规模的全货机机队以及适宜的客货机比例。前几日,韩亚航空第二季度也报盈利,原因十分类似,同样是受益于自身拥有的全货机机队——根据CAPA机队数据,在韩亚85架机的机队中,有11架747-400F和1架767-300F全货机,占机队数量的14%;而73架客机中,包括24架窄体机。

可以看出,疫情重创之下,机队结构对航空公司盈利能力的影响被放大,客机和货机比例、宽体机和窄体机比例,都对航空公司的财务状况造成极大影响

02 大座级宽体客机继续大量停场,拥有越多日子越难过

中 国
截至上周,中国国内市场航班量已恢复至疫情前的97%,飞行小时数恢复至84%,而国际航班量恢复比例不足10% [1]。从客机日利用率来看,根据航班管家数据,上周(8月17日至8月23日),国内窄体机日利用率已恢复至6.7小时,较疫情前的7.5小时已相差无几;而宽体机仅能达到4.9小时,相较于疫情前的11小时日均利用率恢复不足四成。对于拥有高比例宽体客机的航司来说,低飞机使用率和高固定成本造成的损失仍在持续

亚 太
在除中国以外的亚太地区,截至8月7日,与疫情前相比有48%的窄体机和37%的宽体机恢复运营[2]。

特别引起关注的航司包括多次推迟发布日期直至上月末才发布2020年一季报及2019年年报的亚航X。作为亚航集团旗下专注于探索远程低成本商业模式的航司,亚航X的机队由24架A330组成,其中21架处于停场状态。此外,目前亚航X还拥有78架A330-900neo、10架A350-900和30架A321neoXLR的订单[4]。然而,继2019年亏损6.5亿林吉特,2020年一季度又创下5.497亿林吉特(约合1.316亿美元)亏损额的历史新高以来,今年第二季度,亚航X仅运送旅客2291人,大概率二季度也将造成巨额亏损[5]。事实上,亚航X已处于破产边缘。鉴于其母公司亚航集团自身的财务状况也很糟糕,让亚航X走向破产清算对于亚航集团来说或许是断臂求生的选择 。

美 国
美国的情况也十分类似,8月13日-19日期间,美国主流航司72%的窄体机已恢复运营,而同期恢复运营的宽体机仅有44%[6]。

从机型来看,显然,座级越小的飞机,越能够满足当前较小运量需求的市场,因此恢复运营的比例也越高。A220(原C系列飞机)机队已经100%恢复运营,而波音737系列、空客A320系列飞机的复航比例也高达79%和74%;窄体客机中座级较大的波音757系列复航比例则较低,仅为48%。对于宽体客机来说,两款最先进的机型恢复比例最高,或许出于航程较远、油耗较低以及机队数量相对较少的原因,波音787和A350的恢复比例分别达到了91%和83%;而747客机机队则依然全部停场中。

03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航空产业链各环节需风险共担

疫情除了对航司运营造成巨大冲击外,也极大地抑制了航司引进新机的意愿,除了飞机订单急速减少之外,已有订单也纷纷推迟交付。截至目前,波音公司和空客公司共积压了120余架待交付的客机,这些新机在60多天前便完成了首次飞行,但仍尚未交付给客户(不包括停飞的737Max飞机)[7]。
此外,许多航司还与飞机租赁商开展谈判,希望降低飞机租金或延迟租金支付。迪拜政府背景的飞机租赁及管理公司迪拜航空企业集团(Dubai Aerospace Enterprise,简称DAE)首席执行官Firoz Tarapore表示,2020年上半年已累计批准了29家客户的租金延期申请,延期租金占DAE去年收入的12.9%;还有28家客户的延期申请正在评估之中[8]。

根据Cirium对全球前十大飞机租赁商的数据统计,从今年8月15日至2021年底,约有450架飞机租赁合同将到期并退还给租赁商[9]。这些数据仅为保守估计,还没有包括提前退回以及航空公司违约及破产而被强制收回的飞机。在此前的航空业低谷时期,全球飞机租赁商往往能够凭借不同地区市场景气程度的差异或市场萧条的时间差异转移租赁飞机的主战场,从而确保收益的稳定,然而,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之下,全球各区域航空市场几乎同时陷入低潮,这一次,飞机租赁商连腾挪的空间也没有了[9]。

其实,一旦飞机被生产出来,只要市场需求一天没有恢复,就必然产生一定的折旧和维护成本,那么这个成本必然落在航空产业链的某个或某些环节上。在过去,从整个航空产业价值链上看,航空公司往往扮演着风险最大、收益率最低的角色,也因此,往往是由航司来承担这些成本。但在激烈的外部冲击影响下,如果航司纷纷不堪重负而倒闭,那么价值链也将不复存在。因此,需要由价值链的上下游,也就是飞机制造商、租赁商等环节与之共同承担风险、分担成本、共度时艰。

04 飞机租赁比例或将上升,航司议价能力增强,未来租赁方式可能发生重大转变

疫情导致航空公司的收益断崖式下跌,然而成本的下降幅度却难以同步,主要原因在于固定成本比例高。就航空公司而言,固定和半固定成本占航空公司总成本的49%,而这其中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就是飞机所有权成本[10]。
因此,此次疫情还将促使航空公司在未来的经营中更加注重成本管控和风险管控的平衡,具体来说,就是飞机是自有还是租赁?采取怎样的租赁方式?

1)航空公司租赁飞机比例或将进一步提升
疫情冲击使得旅客出行需求大幅下降,运力闲置和飞机利用率低的现象大量涌现,而租赁飞机相比于自有飞机,一方面能够转移风险,另一方面也使机队配置的调整更加灵活。如果飞机是租赁来的,尽管停飞后每天也需要支付租金,但一旦到期便能退租还给租赁公司,或者可以协商提前退租,从而实现运力调整。而如果飞机是航司自有的,停飞的同时每天都在发生资产折旧,并依然在支付银行利息。目前,由于运力过剩,飞机市场价格大跌,相当于资产缩水。此外,甚至还出现了银行不愿意接受飞机作为抵押物进行抵押贷款的。原因也很简单,万一航空公司还不上钱,银行即使收了飞机资产也很难在短期内以合适的价格出售变现,而飞机停场,每天还需支付停场费和定期检修费用。因此,在未来,租赁飞机在全球机队的份额可能将从47%上升至50%,同时,售后回租的方式也将越来越多地被采用。

(2)尝试将飞机租赁成本由固定成本转为变动成本,“power-by-the-hour”租金计算方式受青睐
疫情促使航司一边通过各类促销活动增加业务收入,一边想尽各种方法降低成本,尤其是将固定成本转为变动成本,为自己争取更可调整的最优利益。我们曾在4月中下旬的一周评述中提到,发动机制造商罗尔斯·罗伊斯曾率先推出按飞行小时计费的模式。如今,航空公司也想用这种方式来租飞机,从而将风险转嫁给飞机租赁商。迪拜飞机租赁公司DAE首席执行官Tarapore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飞机租赁的商务谈判中,“按飞行小时计费”(power-by-the-hour)成为数家航空公司提出的新要求[11]。

经历这一次严重危机之后,相信很多航司都会对飞机这一航空公司最重要的资产有不一样的认识。

买飞机还是租飞机?
租约怎么谈?
机型如何选择?
如何配置机队结构?
......

这些决策对航空公司的影响已经从运营的优劣,变成了生死存亡的决定性因素,而各种创新模式也正在危急之中不断孕育、发展。

国际航空研究院(IAR)公众号所有文章,著作权归国际航空研究院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和建立影像。未按要求转载,视为侵权,国际航空研究院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力。

【参考资料】
[1] ‘ANALYSIS: Data warns against relying on regional strength alone’, Sophie Segal (New York), 20 AUG 2020, CIRIUM,
[2]‘ANALYSIS: Data warns against relying on regional strength alone’, Sophie Segal (New York), 20 AUG 2020, CIRIUM,
[3] ‘ANALYSIS: Data warns against relying on regional strength alone’, Sophie Segal (New York), 20 AUG 2020, CIRIUM,
[4]‘OPINION: AirAsia X misses the mark with A330neo’, Greg Waldron, 20 Aug 2020, CIRIUM,
[5]‘AIRASIA X IR NEWS: Second Quarter 2020 Preliminary Operating Statistics’, 10 AUG 2020, Air Asia Newsroom,
[6] ‘ANALYSIS: US majors may face fleet reckoning this fall’, 22 Aug 2020, CIRIUM,
[7] ’The jets still undelivered 60 days after first flight’, 06 Aug 2020, Andrew Doyle, Cirium,
[8]’DAE Capital dealing with more complicated deferral requests’, 27 Aug 2020, CIRIUM,
 [9] ‘ANALYSIS: Data warns against relying on regional strength alone’, Sophie Segal (New York), 20 AUG 2020, CIRIUM,
[10] ‘ANALYSIS: Data warns against relying on regional strength alone’, Sophie Segal (New York), 20 AUG 2020, CIRIUM,
[11] ‘COVID-19 Cash burn analysis’, Brian Pearce, 31 Mar 2020, IATA,
[12]’DAE Capital dealing with more complicated deferral requests’, 27 Aug 2020, CIRIUM,
分享到:
推荐精彩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