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评述 | 航空产业链下游复苏之路漫漫,命运谁来关注?

发布日期:2020-06-03 13:27
Airport-Departure-and-Arrival-sign-at-Heathrow-London_192070256-Virgin-Atlantic-A350-Schedule-For-Heathrow
航空业是一个各环节依存关系十分紧密的生态系统,受疫情冲击影响,全球航司被迫大范围停飞,损失惨重,不单处在上游的装备制造业深受牵连,处在产业链下游的为航司运营提供服务的机场、地服等产业亦遭受剧烈冲击。

全球机场受疫情影响有多大?

由于疫情造成的出行需求大幅下降,全球多家机场自3月以来便选择了部分或完全关闭运营,以配合防控要求并节省运营成本
  • 罗马机场集团(Aeroporti di Roma, ADR)于3月12日起暂时关闭罗马钱皮诺国际机场(Rome Ciampino Airport),预计6月3日重开[1];
  • 巴黎奥利机场(Paris Orly airport )于3月31日停止商业航班运营,并表示开放时间视疫情发展而定[2];
  • 新加坡樟宜机场(Changi Airport)自5月起关闭2号和4号航站楼,2号航站楼的关停将持续约18个月[3],而4号航站楼的重新开放则根据客流恢复情况决定[4],6月2日开始的中转恢复将由1号和3号航站楼承担;
  • 悉尼机场(Sydney Airport)4月中旬起停用东西跑道,用于放置因疫情而停场的飞机[5];
  • 柏林特格尔机场(Berlin Tegel Airport)受疫情影响将至少关闭至6月15日......
这样的案例比比皆是,不胜枚举。

机场的收入主要分为两部分:航空性收入(包括飞机起降费、停场费、旅客服务费等)和非航空性收入(包括免税、餐饮、停车场、广告等)。大型机场的航空性收入和非航收入各占约50%,而中小机场则主要依靠航空性收入。在航班骤减、机场商业活动停滞的情况下,机场的航空与非航收入同时大幅下滑。而同航司一样,机场运营的固定成本较高,因此,大部分机场都面临着巨额亏损。

国际机场协会(Airports Council International,ACI)5月初发表预测称,2020年全球客流量预计将减少46亿人次,全球机场总收入将减少超974亿美元[6]。相比于国际航协(IATA)在4月中旬预测的全球航司2020年因疫情所造成损失的预估值3140亿美元,机场的损失约为航空公司客运收入损失的三分之一

按区域来看,亚太和欧洲的机场受损最为严重,旅客量降幅超14亿人次,收入降幅在290亿至380亿美元之间;其次是北美的机场,旅客量减少约8.6亿人次,收入减少164亿美元;非洲、拉美与加勒比海、中东地区的机场年客流量损失在1亿至3亿人次之间,机场年收入损失在20亿至70亿美元之间。ACI预测的各地区机场收入损失约为IATA所预估的各地区航司收入损失额的25%-45%。


表:全球分区域机场损失预计
来源:IAR基于ACI、IATA数据整理

近来,我们看到了多家航空公司在疫情中“破产”,但却很少看到机场破产的新闻,主要原因有两点:首先,从损失预测比较中可以看出,机场所受到的经济冲击要弱于航空公司;其次,作为重要公共交通基础设施,大多数机场是国营,政府大多会给予重点援助,因此抗风险能力更强,而对于一些政府未能援助的国营机场和私营的机场,疫情则极大地考验其财务和管理水平。

我们来看一下私营机场中实力较强的伦敦希斯罗机场。受疫情影响,希思罗机场第一季度旅客量同比下降18.3%,总收入同比下降12.7%[7],税前亏损2.78亿英镑,而去年同期则实现盈利1.32亿英镑[8]。在疫情影响加深的4月份,日均旅客量从25万人次锐减至5-6千人次,降幅达97%。

为应对疫情冲击,希思罗机场所做的努力可以说较为成功。疫情发生后,其管理团队迅速作出反应:第一步,在维持基本运营的基础上尽力削减运营成本,并调减高管薪酬、停止招聘活动、重新审查所有投资项目,这些举措使得总成本降低约30%,资本支出减少6.5亿英镑,保持了一定的现金流。第二步,制定应急预案,寻找疫情影响持续加深的情况下可能需要的筹措资金的方法;希思罗机场此前三年平均净利润超5.3亿美元,财务状况较为稳健,且保持着良好的信用评级,这些也成为了对抗疫情的关键有利因素。第三步,希思罗机场开始积极争取政府的支持和援助,并成功获得到英国政府支持航空业度过难关的承诺[9]。希思罗机场在5月初仍保持32亿英镑的流动资金储备,足以让其在没有任何乘客的情况下维持运营12个月。

然而,并非所有机场都有这样的实力应对疫情危机,一些中小机场的处境已“风雨飘摇”。加拿大里贾纳国际机场(The Regina International Airport)虽是国营机场,但却暂未得到政府的援助。疫情到来后航班量寥寥无几,旅客量减少98%。5月21日,机场首席执行官向媒体披露,疫情造成的损失已无法估量,正面临严重的财务危机[10]。还有更多无法承担运营成本的小型机场,甚至直接暂时关闭运营,成为航司的停机坪


地服行业受疫情影响有多大?

疫情发生以来,大家的关切多聚焦在航空公司和飞机制造商身上,而地服公司的境况却鲜有人关注。国际上,地服公司普遍的商业模式是与航司签约,负责飞机加油、行李装卸、值机服务、货运业务等工作,并按照“单项服务后计费(pay-as-you-go)”的模式运营。因此,显而易见,当航司大面积停飞后,地服公司同样面临巨大的困境。

以英国为例,在四月疫情蔓延最迅速的时候,占英国地面服务市场份额90%的四家地服公司(Swissport, WFS, Dnata和Menzies)联合上书政府,称疫情以来收入锐减幅度达95%,现金流即将枯竭,将危及四家公司共计2.5万名英国员工的就业。Swissport西欧区域负责人Jason Holt表示,“若无法得到政府的援助,地服行业将濒临破产边缘,而若地服公司倒闭,机场便很难正常运转了”。虽然地服公司雇佣的英国员工同样能够享受英国政府颁布的“员工薪资补助计划”,但却不符合“企业紧急援助计划”的条件,为此,地服行业呼吁政府放宽救助标准,否则在薪资援助停止后将面临大规模裁员。一家地服公司高管表示,在万众瞩目的航司救助背后,“地服公司可能将在无人问津的境况下默默倒下。”[11]

Swissport在全球拥有6.5万名员工,其中的5万人将会被解雇,规模将缩小77%[12]。Menzies在全球已裁员1.75万人,规模缩减约60%[13]。以上两家地服公司均为私营,而迪拜政府所有的Dnata的国营背景可能使它比其他地服公司风险承受能力更胜一筹。但Dnata正考虑裁撤未能得到澳大利亚政府薪资计划援助的澳洲分公司,此举将危及该分公司4500名员工的就业。Dnata全球员工共计4.5万人,目前暂未公布其他裁员计划,并正在与迪拜政府就该问题进行协商[14]。


下游企业是否做好了重启准备?

当前,许多航司通过政府救助暂时“回血”,状况趋于稳定,在部分国家和地区疫情态势转好的情况下,已纷纷计划恢复运营。而在航司复航的同时,产业链下游的机场与地服的同步恢复也十分重要。

对于一些中小机场来说,在航司恢复运营的初期,只运营少数航班无法覆盖其高额的固定成本,这些机场可能宁可选择继续关闭,这将使得航司的复航无法顺利开展。5月23日,欧洲之翼(Eurowings)由德国杜塞尔多夫飞往意大利撒丁岛的复航航班,直到接近目的地时才发现撒丁岛的奥尔比亚机场(Olbia Airport)仍然关闭,于是只好载客返回。虽然涉及到信息沟通失误,属于个例,但在航司筹划复航的过程中,航线运营的重启计划却很可能因为机场未达到复航状态而不得不继续延后。

对于一些大型机场,恢复运营后,还要面对很多新的挑战。如果入境管控政策依旧严苛,国际出行的恢复则遥遥无期;而机场卫生防护措施若不够完善,旅客的出行信心则难以恢复。希思罗机场首席执行官John Holland-Kaye认为,英国政府近日宣布的“入境需隔离14天政策”将对客流量的恢复造成较大影响,为此他呼吁,应适度放松对“疫情低风险国家”的入境管控措施,而非对所有入境者一律采取两周隔离的措施[15]。

目前,地服公司的生存状态依然艰难。尽管有许多航空公司依靠自有地服以支持航班运营,但对于另一些航司来说,如果大型地服公司缩小规模或破产,可选的地服合作方将进一步减少,航班运营的地服成本可能进一步提升,而这些成本将从航司转嫁到消费者的身上。在疫情造成的经济低迷的背景下,高昂的出行成本可能进一步打击旅客的出行意愿。而对于一些只依靠单一地服公司提供服务的小型机场来说,将可能面临航司复航时无法提供地面服务的窘境。

可以说,即便航司逐步复航,但下游行业若无法同步恢复,那么,航空业的复苏便还未真正开始。

国际航空研究院(IAR)公众号所有文章,著作权归国际航空研究院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和建立影像。未按要求转载,视为侵权,国际航空研究院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力。

【参考资料】

[1] Graham Dunn, 2020, ‘Rome airports operator to close Ciampino to scheduled flights’, 12 Mar 2020, Cirium,
[2] David Kaminski-Morrow, 2020, ‘Paris Orly to shut as European airports gradually quieten’, 27 Mar 2020, Cirium,
[3] Victoria Bryan, 2020, ‘Changi airport to close Terminal 2 for 18 months from May’, 07 Apr 2020, Cirium,
[4] Simin Ngai (Singapore), 2020, ‘Changi airport to close Terminal 4 indefinitely from 16 May’, 12 May 2020, Cirium,
[5] Victoria Bryan, 2020, ‘Sydney airport shuts east-west runway to park planes’, 17 Apr, 2020, Cirium,
[6] ‘Predicted global impact of COVID-19 on airport industry escalates’, 5 MAY 2020, ACI, < https://aci.aero/news/2020/05/05/predicted-global-impact-of-covid-19-on-airport-industry-escalates/>
[7] ‘London Heathrow outlines the impacts of COVID-19’, 1 MAY 2020, International Airport Review,
[8] Kerry Reals, 2020, ‘Heathrow reports first-quarter loss and April traffic down 97%’, 01 May 2020, Cirium, 
[9] ‘Heathrow calls on industry to use available capacity in fight against COVID-19’, 24 March, 2020, Heathrow Airport,
[10] ‘Regina airport heading into financial crisis amid COVID-19’,21 MAY 2020, CTV News,
[11] Theo Leggett, 2020, ‘Coronavirus: Airport handlers at risk of collapse’, 31 March 2020, BBC NEWS, viewed on 22 April, < https://www.bbc.com/news/business-52100534>
[12] ’SWISSPORT ACHIEVES A SOLID 2019 RESULT‘,29 APRIL 2020, sWISSPORT,
[13] Elsa Maishman, 2020, ‘Edinburgh-based John Menzies aviation calls for urgent government support’, 31 March 2020, Edingburg News,
[14] ’Dubai's Dnata confirms 'substantial number' of employees have been stood down‘, 18 MAY 2020, Arabian Business,
[15] Kerry Reals, 2020, ‘Heathrow calls for 'travel bubbles' instead of quarantine’, 18 MAY 2020, Cirium,
分享到:
推荐精彩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