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4 重庆国际航空枢纽建设与“一带一路”

发布日期:2019-11-24 16:00
2019中欧黄伟
演讲人:重庆机场集团监事会主席 黄伟

各位来宾、各位朋友:
大家下午好!
很高兴第三次参加中欧航空高端对话会。今天我发言的题目是《重庆航空枢纽建设与“一带一路”》。主要谈三点认识:
 
第一点,重庆在共建“一带一路”中地位独特,作用重要
 
从战略定位上看,中央高度重视重庆在“一带一路”中的作用。
 
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重庆时指出,重庆是西部大开发的重要战略支点,是长江经济带和“一带一路”的联结点,在国家区域发展和对外开放格局中具有独特而重要的作用。
 
今年4月,总书记再次视察重庆,要求重庆在推进新时代西部大开发中发挥支撑作用、在推进共建“一带一路”中发挥带动作用、在推进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中发挥示范作用。
 
从“支点”到“发挥支撑作用”,从“联结点”到“发挥带动作用”,可以看出,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重庆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作用。
 
近年来,中央支持重庆内陆开放力度空前,一系列开放政策、口岸布局建设向重庆倾斜。2015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亲自宣布重庆成为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运营中心,2016年10月,国家发改委和民航局批复重庆设立国家级临空经济示范区,2017年3月,国务院批复同意增设中国(重庆)自由贸易试验区,今年9月,国家发改委和交通运输部批准重庆进入首批国家物流枢纽清单,并成为西部地区唯一获批的港口型国家级物流枢纽。诸多政策在重庆叠加,这在西部乃至全国都是少有的,重庆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大有可为。
 
从区位条件上看,重庆是连接“一带”与“一路”的重要枢纽。
 
重庆一头连着新丝绸之路经济带,一头连着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衔接和联动西部大开发、“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三大战略的重要节点。去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博鳌会见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时指出:“继续打造好两国共建的‘南向通道’,将‘一带’与‘一路’更好连接起来。”同年11月,中新两国政府总理共同见证签署《关于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建设合作的谅解备忘录》。今年8月,国家发改委印发《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将“南向通道”确定为“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这条通道的实质,是以重庆和新加坡为双枢纽,推动中国西部与东盟国家实现区域联动和国际合作,有机衔接“一带一路”。

从发展前景上看,重庆是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动力源。
 
重庆拥有全国41个工业大类中的39个,是全球最大的笔电生产基地和全国重要的汽车摩托车、手机生产基地。近年来,集成电路、新型显示、节能环保、生物医药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快速发展。目前重庆各类外商投资主体超过6000家,在渝外国领事机构数量位居中西部前列,“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中国西部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等会展活动令人瞩目。此外,我们还是迅速蹿红的“网红城市”“4D魔幻之城”,发展前景广阔。
 
我相信,有中央的重视支持,有独特的区位条件,有坚实的产业基础,重庆一定能够驶入发展“快车道”,成为促进“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力量。

第二点,重庆国际航空枢纽是重庆在共建“一带一路”中发挥带动作用的重要支撑
 
共建“一带一路”,互联互通是关键,交通运输是基础。与海运、陆运等交通方式相比,航空具有时效强、连通广等特点。“一带一路”涉及区域广,沿线国家与地区相隔较远。充分发挥航空的比较优势,用相对较少的资源投入为最具价值的旅客、货物提供远距离运输,对推动陆海空联动发展具有先导性、驱动性作用。
 
我先讲一讲,重庆航空业在共建“一带一路”中发挥的一些独特作用:
 
自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重庆始终坚持将打造国际航空枢纽作为推动互联互通、促进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切入点和突破口,在航空服务“一带一路”方面主动作为,取得了一些成果。
 
一是航线通道更加便捷
人员往来增多,2013年,重庆机场通达的“一带一路”沿线仅14个客运航点,没有全货机通航点;到2019年11月,重庆机场新增了到罗马、莫斯科、迪拜、吉隆坡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航线40余条,通达的“一带一路”航线59条,通航城市46个,通航国家21个,其中客运51条,货运8条,增长非常迅速。
 
二是客货往来更加频繁
2013年,经重庆口岸往返“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旅客仅74.1万人次,2018年,经重庆口岸往返“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旅客达201.5万人次;贸易往来加深,2013年,重庆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航空货量仅0.37万吨,至2018年增长至3.13万吨,复合增长率达53.4%,虽然绝对量还不多,但空间很大,趋势很好。

三是为重庆经济结构调整、产业升级提供了契机
十多年前,重庆机场筹划建设第二跑道,当时重庆市正在谈判引进惠普全球制造中心。惠普高层提出,惠普主要市场在欧美,直飞欧美的宽体机起降需要3600米跑道。市政府当即决定,将原先规划的3200米跑道延长400米,增加的26亿元全额由政府投资。惠普落地后,富士康、宏碁、京东方等企业先后落户重庆,年总产值超过5000亿元,形成了重庆一个新的支柱性的笔电信息产业。所以我们经常说:“400米跑道改变了一个城市的产业结构。”航空对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还远远不止促成产业落地这么一个“点”。借助国际航线网络,重庆成功搭建了一条快速融入全球经济的“空中丝路”。2018年,重庆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10个国家新签对外承包工程合同额27.6亿美元,同比增长204.8%。同期,外商在渝直接投资增长43.8%,实际利用外资达到102.7亿美元。同时,重庆还借助中新合作等契机,不断强化航空在区域经济中的影响力、带动力。自2015年11月中新两国政府签订《关于建设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的框架协议》,正式启动以重庆为运营中心的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以来,中新双方已在航空、物流等领域签约近140个合作项目,涉及金额超过219亿美元。重庆机场也与新加坡樟宜机场合资成立了中新(重庆)机场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可以说,在共建“一带一路”的过程中,重庆国际航空枢纽发挥了独特的作用。

我再谈一谈,新形势下重庆航空业在共建“一带一路”中应有的作为:
 
两周前,民航局和重庆市政府联合发布了《重庆国际航空枢纽战略规划》,提出要在2035年将重庆建成“引领内陆开放的国际航空枢纽”;重庆市政府印发的临空经济规划也提出打造“内陆开放空中门户、低碳人文国际临空都市区、临空高端制造业集聚区、临空国际贸易中心、创新驱动引领区”等目标。我们可以看到,良好的外部政策支持赋予了重庆航空业更大的责任和使命,也为重庆在共建“一带一路”发挥带动作用提供了有利机遇。新形势下,重庆航空业还可以在以下三方面积极作为:
 
一是完善航线网络,打造新型枢纽。未来,重庆机场将围绕“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加速布局骨干节点,优化航线网络。加密度、提质量,巩固伦敦、巴黎、莫斯科、迪拜、曼谷、吉隆坡、新加坡等既有关键枢纽节点。补缺口、建网络,重点瞄准欧洲的法兰克福、阿姆斯特丹,南亚的德里、孟买,东南亚的马尼拉、雅加达,非洲的亚的斯亚贝巴等地开辟新的航线。通过巩固枢纽、布局节点,使重庆成为衔接东南亚、南亚以及澳新至欧美的新枢纽,搭建服务“一带一路”的“空中桥梁”。

二是推动产业集聚,打造航空功能平台。航空产业链长,集聚优势突出,是培育高端制造业、现代服务业产业集群的理想平台。当前,重庆正在大力推进大数据、智能化等信息产业,除了借助“一带一路”的东风,发挥航空速度优势,把原料、人才、资金、产品等快速聚散于世界各地,厚植产业优势外,还应大力发展包括航空物流、航空制造、临空商贸以及高新科技、现代服务等产业,着力打造基于航空的创新产业集群,将重庆建设成为中西部航空高端制造业基地和现代服务业聚集区,通过航空等相关产业发展,集聚资源要素,加强重庆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贸联系,促进区域经济转型升级。
 
三是培育发展新动能,在更广范围、更深程度上服务“一带一路”国家。自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我国投资或承建的海外机场已达70座,海外机场等基础设施建设市场前景广阔。中国西部地区的机场建设和运营管理与“一带一路”沿线很多国家环境条件有相似之处。在实际建设运营过程中,我们也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应当整合西部民航各方力量,推动在智力、资本等领域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对接合作。注册地在重庆的中交航空港公司,由中交集团、民航机场建设集团、重庆城投等共同出资组建,打造起步于重庆,面向国内、国际两个市场的航空全产业链企业,可以协助包括重庆在内的西部民航相关企业抱团“走出去”,提升中国民航在“一带一路”中的影响力。

第三点,服务“一带一路”,重庆国际航空枢纽建设要内外联动
 
“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是“丝路精神”的核心内涵。发挥航空优势,融入共建“一带一路”,不仅要练好内功,提高机场自身的运营效率和管理水平;还要协同联动,提高西部机场群的整体通达性、便捷性。
 
(一)推进成渝世界级机场群的建设和协同
重庆、成都同处中国西部,同属一个大市场区域,服务共建“一带一路”,要合作、要协同、要联动。一是建设上要统筹,立足高远:成都双流机场客源基础好,又在建设天府机场,即将建成投用;重庆江北机场发展态势好,近期将动工建设T3B航站楼和第四跑道,启动重庆二机场规划选址工作;要着眼于服务成渝世界级城市群发展,高站位高质量规划建设好骨干枢纽机场;二是市场上要协同,错位发展:成都开了维也纳,重庆开东欧航线时,就可以考虑布达佩斯;成都-墨尔本每周一、三、五、七执行,重庆-墨尔本就可以考虑每周二、四、六,通过空间、时间上的错位互补,拓展成渝机场群作为整体而非单一机场的通达性,发挥“1+1>2”的规模效应、集聚效应,共同打造服务“一带一路”的大型航空枢纽;三是服务上要联动,紧密衔接:依托高铁、高速公路等地面交通,做好机场之间的综合交通衔接。统一服务标准,设计异地签转、跨航司中转等产品,为旅客提供更便捷、更丰富的选择。

(二)加强西部枢纽机场之间的整体协同
从中欧航空市场更大的视角来看,中国的中西部地区也是一个大市场,西部枢纽机场应被视为一个整体。大约十年前,我发表过一组论文《重庆、成都、西安三大机场对“西三角”成为中国经济第四增长极的战略影响》,其中一个主要观点是:应把重庆、成都、西安三个城市作为一个整体加以考虑,提出了“西三角”机场群联盟的课题。

我们注意到,“胡焕庸线”以东地区,经济发达、人口稠密,在综合交通布局上重视地面交通,高铁发展快;而“胡焕庸线”以西,地广人稀,发展相对滞后,应该更加重视发挥好民航的作用。个人认为,我们应大力发展西部地区的民航,加强干支联动,加强西部枢纽机场之间的整体协同,打造以“西三角”机场群为核心,配合用好昆明、乌鲁木齐门户机场的“3+2”机场联盟。这个联盟一旦成型,将是国家向西、向南开放重要的交通支撑系统。

(三)积极争取各方的差异化支持
航空发展、枢纽建设,离不开政府的政策支持。服务“一带一路”,不仅要机场之间内部协同联动,还要争取外部支撑赋能,争取民航局、地方政府、联检单位等在航权、时刻、行李直挂、通关便利等方面的差异化支持。民航局应统筹制定西部民航的发展规划,对西部地区枢纽机场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航权、时刻、空域等方面给予倾斜;地方政府应加大对国际航空枢纽建设的资金支持,推动其他交通方式与航空高效接驳,构建完善的综合交通体系;联检单位应提高航班通关效率,增强国际中转通程值机、行李直挂等服务;出入境管理及旅游等相关部门应把即将启用的重庆、陕西、四川144小时过境免签等政策落到实处,吸引更多国际客人来中国西部旅游中转、投资兴业。

各位来宾,重庆国际航空枢纽建设将与内外各方一道,协同联动,形成整体,构建大枢纽系统。让重庆国际航空枢纽成为重庆带动“一带一路”建设的先导、支撑、动力,重塑开放新格局。我相信,未来,重庆一定会与其他西部航空枢纽一道,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贡献更大的力量。

谢谢大家!
分享到:
推荐精彩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