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10 一周评述 | 跨大西洋航线受波及,全球航空业或加速接近“至暗时刻”

发布日期:2020-03-10 20:00
微信截图_20200325133522
“我们正步入全球航空业的危机地带,事件的发展自上周末起已急剧加速。”IATA首席经济学家Brian Pearce在3月8日的英国金融时报上做出这样的评论,“情况甚至比SARS时期更糟”,他补充道,“此次疫情影响会更类似2009年金融危机,当年全球航空公司收入锐减16个百分点。虽然目前情况还未如此糟糕,但一切是否会重演极大地取决于各国政府能否控制住当前疫情在欧洲的爆发。”



就在上周,欧洲的新冠病毒疫情状况急转直下,意大利新增确诊人数激增,法国、德国、西班牙、瑞士等国确诊人数不断上升,情况令人担忧,欧洲航空业的损失已在所难免。上周二,HSBC航空分析师Andrew Lobbenberg发表研究显示,2020年,欧洲各主要航司受新冠病毒疫情影响收入将减少23%至87%。其中,法荷航收入损失最大,预计将达到87%;芬兰航预计收入损失高于60%;EasyJet、汉莎等损失在40%-60%之间;而瑞安、挪威航、IAG集团的收入减少也将达到30%



法荷航被认为在这场疫情中将受最大影响。尽管在此前其飞往中国航线受影响时,法荷航对于事件走向仍持谨慎乐观态度,法荷航集团首席执行官Ben Smith在2月20日时曾表示:“法航和荷航的航线网络非常多元化。当我们进入旺季时,重新部署运力的机会很多。”然而仅仅五天之后,在2月25日,疫情多点爆发,法荷航削减航班不断增多,财务预期变得愈发悲观,荷航首席财务官Erik Swelheim在当天的一封致内部管理层的信中写道:“在目前意大利成为欧洲疫情中心的背景下,我们敦促大家在保持安全运行的前提下保持最低成本运营,此前所做的预算已经不能作为参考,现在,钱只能花在刀刃上。”随后,3月4日在布鲁塞尔举办的欧洲航空公司协会(A4E)航空峰会上,法荷航表示,将要向法国政府力争延期施行新的航空税,新航空税的施行将给法荷航增加每年2亿美元的经济压力,这个数字对现在的航司来讲是性命攸关的。困境中法荷航仍然抱有希望,Smith在3月4日的会议上以亲历SARS危机的经验举例,相信危机过后,反弹会马上到来。但是如今世界整体经济规模远大于2003年,目前看来,COVID-19病毒比SARS病毒传播范围更广、感染人数更多、防控难度更大,并且可能持续的时间暂不明朗,或不可与SARS同日而语。

汉莎航空预计受疫情影响收入将减少一半以上。2月13日的报道称,停飞中国航线使得汉莎削减了相当于13架宽体机的运力,此后的两周的情况却越来越糟,3月3日的报道中首席执行官Carsten Spohr描述了疫情对公司的严重影响:公司停运了相当于23架长途客机的运力和25%短途客机的运力,三分之一涉及意大利的运力已经被削减或停飞,包括往返米兰、威尼斯、罗马、图灵、比萨等城市的航线。然而,继意大利之后,汉莎又面临了疫情在本国的爆发,3月7日,汉莎表示正在考虑暂时停飞所有的14架A380机型来应对疫情状况下的需求锐减,接着,他们将在未来的几周里削减近50%的运力,远超原定计划。
IAG集团预计将损失约30%的收入。IAG首席执行官Willie Walsh曾在2月28日表示,“由于疫情影响,导致整个行业需求下滑,现在这个影响已经扩散到我们航线网络的其他部分。仅就目前来看,航班取消和重新部署的直接影响已造成IAG集团全年计划运力(以可用座公里计)削减1%。”然而,疫情在一周内的发展,使IAG发现损失将远超此前预期。IAG旗下英国航空公司在上周初削减了3月16日到3月28日往返德国、意大利、美国的将近400个航班,取消跨大西洋航线航班的举动值得我们特别关注,因为这是疫情影响升级的重要信号。3月6日,IAG发出预警,表示受疫情的不确定性影响,集团2020年盈利无望;当日,其股价下跌8%,且近十日内已累计下跌了25%。IAG集团首席执行官Willie Walsh对预计损失程度未明确表态,“亚洲看起来已经稳定了,但是周一(3月2日)以来意大利的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仍需要继续观望一段时间。”
商务旅客是航空公司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IAG和多数全服务航空的损失大部分来源于商务出行需求的急剧下降。受疫情影响,欧洲许多公司纷纷收紧差旅政策并取消大型展会和集体活动:英国石油公司(BP)、宝马(BMW)、法国电信运营商Orange和雅诗兰黛(Estee Lauder)都已暂停前往疫情爆发国家的一切商务活动,拥有35万名员工的雀巢(Nestle)和8.6万员工的欧莱雅(L’Oréal)都已终止了至少一个月内的一切国际出行。国际旅游市场也陷入低迷,全球最大的旅行运营商Tui的股价上周下跌11%;意大利的旅游城市威尼斯酒店预定下降八成;法国卢浮宫月初也因疫情关闭。

瑞安航空受到旅游休闲市场严重受挫的影响,预计收入将减少超30%。尽管已取消了4、5月份往返德国和意大利25%的航班,瑞安集团首席执行官Michael O’Leary依然扮演者航空界乐观派的角色,在3月3日向媒体表态时,他认为恐慌很快会消散,“短期内旅行恐慌会迅速蔓延,在接下来的两到三周都会是这样。但人们还会在复活节假期出游吗?我认为会。除非发生了什么不可预见的事。”在3月4日的A4E峰会上他仍然乐观表示,“虽然低成本航空目前已经看到了休闲旅客需求的下滑,但还未看到疫情对夏季需求的远期影响,疫情影响可能在夏天到来之前就会消退。需求可能会下降三到四周,(长久不出行)之后,人们会感到很无趣。”但公众的看法并不像Michael O’Leary这样乐观,瑞安航空伦敦市场股票在上周累计下跌12%,在欧洲航司中跌幅仅次于易捷航空(EasyJet)的15%。



欧洲航空业形势已不容乐观,美国则似乎处于暴风雨的前夜。3月4日,特朗普在华盛顿会见美国各大航空公司CEO和其他相关人员,商讨新冠疫情爆发的应对措施。同日,美联航首席执行官Oscar Munoz在致员工的信中表示,已经削减了4月起北美区域市场内(包括美国、加拿大)10%的运力和国际航线20%的运力,并正准备等量削减5月运力。这表明疫情影响已扩散到美国国内航空网络。美国航空和达美航空此前仅削减了亚太航线,目前尚未宣布由于疫情导致的的国内运力削减计划。尽管目前疫情在美国尚未发生大规模流行,但大众的出行需求已经大幅下滑,对航空公司收入影响或无可避免。据3月7日新闻报道,美国西南航空在一份提交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U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的文件中指出,其目前正面临大幅需求下滑,预计2020年第一季度收入将受到2至3亿美元的冲击,RASM(座英里收入)预计下滑至少3.5%。当前,美国各大航司要求特朗普安抚群众,向他们说明航空出行是安全的,以此重塑大众对于航空出行的信心。
3月5日,IATA发布报告,重新调整对全球航空业收入损失的预测,损失预期值从2月20日的293亿美元,上调到630亿美元至1130亿美元之间,提高两到四倍。IATA将疫情发展形势分为有限传播和广泛传播两种情况,预计损失区间跨度较大,最终真实发生的损失处在动态变化之中,或不可衡量。仅仅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航空业受疫情影响的范围已从与中国相关的航线开始,到亚洲主要航线停摆,再到当前欧洲航司受波及、北美航空市场需求下滑,甚至连疫情不严重的国家市场也受到严重影响,全球航空业受损已不可避免,其影响堪比一场全球经济危机。

本周一早间,国际原油价格“闪崩”,给航空公司带来一丝喜讯。至收盘时,美国WTI 4月原油期货价格跌至30.24美元/桶,跌幅26.74%,创1991年海湾战争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近一段时间来,受疫情影响的经济不景气使得国际油价维持在下降通道,然而,本次恐慌性下跌是由于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与以俄罗斯为代表的非OPEC产油国未能就减产达成一致,由沙特阿拉伯发起的油价战。但油价持续保持如此低位水平的可能性较低,一旦产油国之间就产量问题达成一致,油价预计将逐渐企稳,后续我们将对此持续关注。当然,或许并不是每一家航司都会因油价走低而大幅获益:在当前油价水平下,法荷航将面临高达10亿美元的燃油对冲损失,尽管计入对冲损失后其航油总成本仍然低于去年水平,但在受疫情影响有可能收入大幅缩水的情况下,一旦再失去成本竞争优势,无疑将对经营雪上加霜。

参考资料:Cirium、CGTN、Flight Global、Forbes、FT、WSJ、新华网

国际航空研究院(IAR)公众号所有文章,著作权归国际航空研究院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和建立影像。未按要求转载,视为侵权,国际航空研究院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力。
分享到:
推荐精彩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