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16 一周评述 | 欧洲成为疫情新中心,全球航空业需做“持久战”准备

发布日期:2020-03-16 19:00
微信截图_20200325132611
本周航空业受疫情影响几何?

过去的一周恐怕是全球抗疫开始以来最为慌乱的一周,继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新型冠状病毒已进入全球“大流行(Pandemic)”状态后,欧洲出现了爆发态势,疫情的中心已从中国转移到了欧洲。3月14日,WHO明确表示“欧洲已经成为疫情的重灾区”,其每日报告新增确诊病例人数比中国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还要高。截至3月15日,欧洲累计确诊人数已经超过45000人(且欧洲多国已表示不再公布确诊人数,或延长公布的周期,因此实际感染人数远高于此),欧盟27国无一幸免,其中意大利、西班牙、德国、法国疫情最为严重;非欧盟国家中,英国、挪威等情况也不容乐观。

为了防止疫情通过空中航线网络从欧洲输入美国,特朗普宣布3月13日起对除英国和爱尔兰外的欧洲国家实行为期30天的旅行禁令。还未等欧美航空公司调配运力往伦敦方向,3月14日,美国又宣布将英国和爱尔兰也纳入旅行禁令范围。上周我们已指出,跨大西洋航线受波及,是疫情影响全球化升级的重要信号(详见:跨大西洋航线受波及,全球航空业或加速接近“至暗时刻”),作为连接世界两大发达经济体的空中纽带,跨越大西洋的欧美间航线可以说是全球最重要的航空市场之一,目前,有近50家航空公司执飞欧洲往返美国航线,日均航班量超560班次,每日提供座位数约16万个。旅行禁令的发布对欧美航空公司来说无疑是一记重击。尽管欧盟对特朗普单方面宣布禁令表示不赞同,但在禁令发布前,跨大西洋市场已出现了明显的需求下降,禁令的出台则提早将市场带到了冰点。对比去年3月各航司跨大西洋航线运力的占比,可以得出受影响最大的美国航空公司是美国“三大航”,即美国联合航空、达美航空、美国航空;欧洲方面受影响最大的航空公司有英国航空、汉莎航空、维珍航空、法荷航、挪威航空和土耳其航空。达美航空在3月13日表示其运力已削减了40%,削减的航班比例比2001年受9/11事件影响时还要多,目前有近300架飞机停飞;汉莎航空此前已削减了前往包括中国、以色列、伊朗等国超3000个航班,800架飞机的机队中至少2/3规模的飞机已经停飞,而现在日均70班的美国航线也面临停航。

至此,全球航空三大市场亚太、欧洲和北美都陷入了这场疫情的漩涡,这意味着,航空业持续十年的增长很可能将要告一段落。一周前的3月5日,国际航协(IATA)已将全年航空公司损失预期最高值上调到1130亿美元,但这份假设中尚未包含美国实施“禁客令”的因素。IATA总干事兼首席执行官Alexandre de Juniac表示,“2019年,美国至申根国家航空运输市场总值206亿美元,其中体量最大的是美国=德国市场(40亿美元)、美国=法国市场(35亿美元)和美国=意大利市场(29亿美元),这些市场将受旅行禁令的影响造成更大损失”。疫情影响还将带来严重的失业风险,世界旅游理事会(WTTC)3月14日发表预测称,全球预计将有5千万个旅游相关工作岗位将受到疫情影响面临失业的可能。在美国宣布旅行禁令之后,欧洲一些国家也开始宣布封锁边境,若疫情发展进一步恶化,更多的政策性限制可能发布,航空、旅游业乃至全球经济遭受到的损失将远高于之前的预测值。

疫情中欧美航司如何应对?

全球航空界正面临的危机是史无前例的,全球航空业面临着比2001年9/11事件和2008年经济危机更加严峻的挑战。当前的情形下,对航空公司来说,决定其能否生存下来最关键的因素包括:现金流、融资能力、近期需偿还的债务、航油套保情况、母公司或政府的财政支持力度。 

据伦敦金融时报3月14日报道,近日,英国航空正向包括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高盛(Goldman Sachs)和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在内的金融机构紧急融资。英航首席执行官Alex Cruz在致员工的信中表示,“目前英航在疫情的阴霾下正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为了打赢这场生存之战,公司可能会采取削减航线、停飞飞机和裁员的方式”,提前预警裁员风险。法荷航也正积极“准备物资”来“抵御寒冬”,3月13日法荷航表示公司已取得了11亿欧元的循环信贷,目前其总流动性资产达55亿欧元,这些资产将用来“减轻疫情对其收入能力的影响,保持其财务灵活性”。法国政府拥有法荷航14.4%的所有权,法国财政部长已经承诺将会全力支持法荷航度过难关。挪威航空首席执行官Jacob Schram于3月13日表示,挪威航空公司正面临着公司二战以来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危机。由于疫情防控形势严峻,挪威政府宣布从3月16日起暂时关闭机场,避免一切无关人员前往挪威。虽然防控为先的形势让挪威航空的日子更加难过,但Jacob Schram相信奥斯陆政府会想办法救助处于危难之中的挪威航空,“我们已经进行了很好的沟通,相信可以一起化解流动性危机”。

与欧洲航空公司相比,美国的航空公司似乎更有力地做好了一定的“战前准备”。自金融危机以后,美国的航空业已完成一轮整合,并连续盈利多年;目前,航空公司也更注重降低负债比例、保持充足的现金流,资产结构也比十年前要健康。CAPA对美国航空公司截至2019年的负债和现金流情况做了分析,数据显示,美国航空公司中,西南航空和阿拉斯加航空负债率最低,分别是0.63和0.97;美联航拥有的流动资产最高,现金与短期投资额达50亿美元;他们都有一定的财务基础来抵御风险。



IATA上周也提示全球航空公司应尽快采取紧急行动应对疫情,并呼吁各国政府应竭尽所能帮助航空业度过难关,通过延长偿债期限、减少基础设施收费、减免税收等方式缓解航空公司压力,给予其喘息的空间。相比大型航空公司,中小型航空公司将会面对更大的经济压力,他们在融资和债务方面的能力都更加地脆弱,在这场“持久战”中,中小型航空公司若不能成功应对,很可能面临破产风险,使得欧美航空业将会在危机后迎来新一轮的整合。

全球航空业何时可以恢复?

当前,通过全社会一级相应,全民积极抗疫,中国已取得全国初步抗疫的阶段性胜利。中国民航局在上周一(3月9日)出台的《关于积极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有关支持政策的通知》中提出“顺延执行2019年冬航季航班计划至5月2日“,或表明中国民航原预计国内疫情至5月初基本得到控制,航空市场逐步恢复正常。但这一周来全球疫情的发展情势,使得这一预期又充满了变数。

中国是新冠疫情防控的先行者,其经验对其他国家有极高的参考价值。但由于体制与文化的差异,中国联防联控、以举国之力打一场疫情阻击战的方式是其他国家无法效仿的。从目前各国坦然接受新冠病毒广泛传播的现实来看,疫情后续发展不容乐观。疫苗的研制成功和集体免疫力的获得目前还只是推演中的理论概念,疫情如果向纵深演化,那么出行需求的恢复时间便仍然是未知数。世界卫生组织新型疾病部门主管范科霍夫3月14日表示,目前的情况,尚无法确定疫情在全球范围的影响何时达到顶峰

美联航认为,对事态的发展做最坏的推演,可以帮助他们做好更充足的应对准备。首席执行官Scott Kirby为此做出较为激进的预计(他同时表示,情况可能不会这么糟),2020年4月和5月,收入将下降70%,随后每月或每两月损失程度减缓10%,预计至明年初收入可恢复正常水平。在3月10日的运输与工业会议中他还向摩根大通的航空板块投资者表示,美联航做了18个月的复苏计划,将会用2到4年的时间让公司的资产和运营成本回到正常水平。

参考资料:CAPA、Cirium、CGTN、Financial Times、Flight Global、OAG、WHO

国际航空研究院(IAR)公众号所有文章,著作权归国际航空研究院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和建立影像。未按要求转载,视为侵权,国际航空研究院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力。
分享到:
推荐精彩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