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3 一周评述 | 全球航司现金流中断:各国政府如何援助纾困?

发布日期:2020-03-23 20:00
微信截图_20200325124635
图:新型冠状病毒各国确诊病例人数发展趋势
来源:“新型冠状病毒数据统计”,Financial Times,3月23日报道

上周,中国以外地区疫情的发展状况已超过人们早先的认知,欧洲前所未有的出现了“封盟”,美国出行预警上调至最高级别,澳洲从国至州层层封禁,全球许多国家第一次面临如此严峻的限制措施,学校关闭,大规模聚会被禁止,经济社会活动几乎陷入停滞。疫情的发展切断了全球大量的人口和社会经济流通,作为全球化重要的促进者和受益者,民航业在疫情的冲击下更显得不堪重负。


图:欧盟主席冯德莱恩与欧洲各国领导人协商疫情应对措施
来源:“欧盟计划封锁边境,但仍存在反对声音“, Wall Street Journal,3月16日报道

一周以来事态的发展使得各航空公司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民航业一向有“资产重,盈利薄”的特点,一旦飞机停飞,营收锐减而固定成本不减,现金流会立刻失去平衡。2001年“9/11事件”使得美国民航业停摆了3天,2010年欧洲航空业受冰岛火山灰影响运力腰斩持续了8天,而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民航业的影响远超过航司此前预期,且持续时间仍是未知数,这对航司无论是短期资金周转还是长期财务能力均是严酷的考验。大部分中小航空公司的现金流可能无法撑过3个月,即使是大型航空公司都将举步维艰,而根据国际航协(IATA)上周发布的最新预估,全球航空业或需总计2000亿美元的资金援助。鉴于IATA之前几次的损失额预测总是对形势的严峻程度估计不足,这一数字或许仍然偏低。
援助从哪里来?各国航空公司除了四处筹措贷款,也纷纷向政府求援。政府目前可以通过以下几种方式出手挽救危机中的航空业,包括直接的资金救助,提供贷款,或减免税收。


图:3月15日达美航空西雅图至纽约航班乘客寥寥无几
来源:“信用卡发行商抱怨旅客频频取消出行计划”,Wall Street Journal,3月17日报道

美国航空公司协会(Airlines for America,A4A)向美国政府提请了共计500亿美元的援助请求,其中包括250亿美元的贷款和250亿美元的救助金,美联航、达美、美航等七家成员航空公司表示如果年末危机仍然持续,他们的储备资金将不足以支持下去。美国政府3月16日表示,正在考虑短期贷款或税收减免等方式帮助航司纾困。目前达美航空已经停飞全部运力的40%,每天要“燃烧”近5千万美元的资金;美国航空75%的国际运力已经削减,国内运力预计减少20%-30%,并正在尝试航班客运改货运飞行;美联航停飞全部运力的60%,其中国际航线停飞比例高达85%,员工正面临着减薪的可能。同日,以美联航为首的四家美国航空公司工会联名上书请求华盛顿方面尽快采取行动,否则将会面临大量裁员的悲剧。美国政府行动较为迅速,在4天后的3月20日就已签署580亿美元的航空专项救助资金,其中500亿提供给客运航空,80亿提供给货运航空,但具体航司流向暂未公布。该笔资金是目前全球政府发布的最大一笔民航业专项救助资金。除航空公司,波音也代表美国飞机制造业向政府提交了600亿美元的救助申请。疫情的冲击已沿产业链向上延伸至飞机制造商,航司受疫情影响相继推迟交付或取消订单,让本受737Max停飞困扰的波音雪上加霜。据路透社报道,美股四次熔断后,波音的股价已跌去了近70%。除了针对航空业的专项援助,特朗普政府还在计划直接发放支票给美国公民,这也只是总计一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方案的一部分。不仅被减薪的美国航空业从业人员将会得到一定的补偿,该举也将为疫情后的市场反弹积蓄力量。


图:停在波音工厂中的737MAX客机
来源:“疫情冲击下,波音向美国政府寻求600亿美元资助”,CNBC,3月17日报道

新加坡在2月宣布了1.12亿新加坡元的“航空业扶持计划”,是全球最早发布针对航空业的援助补贴的国家(详见:疫情对全球航空业影响或超预期。但目前看来,由于航空业受冲击波及全球,新加坡作为国际枢纽的损失也远比2月仅亚太市场停摆时要严重。鉴于樟宜机场与新加坡航空的国有性质,新加坡政府后续很可能将会有进一步的资金援助。作为全球首个面对疫情严峻挑战的国家,中国政府也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扶持民航业等行业发展。2月初发布政策免征2020年1月1日起航空公司应缴纳的民航发展基金、免征航空公司提供公共交通运输服务收入增值税;3月初发布政策对疫情期间不停航和复航的国际航班给予奖励;3月9日,发布《关于积极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有关支持政策的通知》,提出“实施积极财经政策、积极推进降费减负、加大基础设施投资、促进航空运输发展、优化政务服务工作”五大类共十六条支持政策,包括机场航路费用减免、降低油价等。但据估计,中国民航2月收入损失近370亿,3月损失会在350亿左右,相比之下政策所能弥补的损失还远远不够。中国三大航均为国有企业,政府也将积极援助,2008年,为应对金融危机的影响,东航、南航分别获得国家30亿元人民币的注资,国航接收注资高达100亿元人民币。但对于其他中小航司来说形势依然严峻,民营航空融资难的问题仍然存在。目前虽然国内疫情防控态势乐观向好,但由于近日输入型风险激增,对国内航空出行也带来一定风险,预计中国民航业还远未到恢复之时。


图:IAG首席执行官Willie Walsh发表演讲
来源:“Willie Walsh计划延迟退休帮助IAG应对疫情危机”,Business Traveller,3月16日报道

英国政府日前表示,将与航空业举行会谈,商讨帮助航空公司度过疫情的政策措施。维珍航空目前75%的飞机已经停场,维珍集团董事长彼得·诺里斯表示,已上书英国政府告知英国的航空公司和机场都在面临着巨大的财务压力,并提议为英国航空业提供75亿英镑的紧急支持。此前,英国与欧盟均已应IATA号召,将下一航季的航班时刻配置延迟至6月,维珍则提议延迟至10月。瑞安航空也正就提请英国和爱尔兰政府的援助申请等待回复,其首席执行官Michael O’Leary表示,受疫情蔓延和边境封锁影响,除了保留少许航班维持英国与爱尔兰之间必要的联通,几乎将停飞全部机队(数据库显示,瑞安航空目前拥有以波音737机型为主的机队数量达278架)。采访中,他坦言:“我们目前没有任何办法……如果参照中国的发展态势,瑞安至少要停摆三个月。”同为低成本航空的易捷航空,其运营的167架飞机停场规模也将达90%以上,首席执行官Johan Lundgren也多次催促政府尽快采取措施援助,若情况持续恶化将不排除裁员的可能。但英国政府在历史上并没有太多援助航司的案例,疫情初期英国最大的支线航空公司Flybe即将倒闭时曾试图申请政府的贷款和减税援助,但最终政府并未伸出援手。当时极力反对政府给予Flybe支持的英航、瑞安和易捷此次均深陷危机,英国政府的后续行动值得关注。虽然英国政府暂未下发关于航空业的具体援助措施,但英国财政大臣苏纳克宣布了一项薪资补贴计划:英国政府将为所有受疫情影响而无法工作的数百万人(不包括被解雇者),提供80%的工资补贴,上限为2500英镑;另还将为受疫情影响的企业进行3500亿英镑的救助,这在英国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飞机停飞,人员闲置,疫情期间人力成本成了航空公司现金流的主要负担之一,使得很多欧洲航空公司不得不被迫裁员,英国政府尽管未出台直接补贴航空业的政策,但补贴薪资的方式侧面帮助了航空公司节省现金支出,保存了人力资源,更好地维护了社会稳定,使得航空公司在未来恢复期更具有动力。


图:许多SAS飞机因为需求下滑被迫停场
来源:“疫情危机中,政府给予SAS资金支持”,Forbes,3月18日报道

面对北欧航空与挪威航空几乎完全停航、先后裁员90%(共计约17300人)的断腕自救之举,挪威政府于3月20日宣布了针对到航司的6亿克朗(约合5.33亿美元)政府贷款,其中挪威航空3亿克朗,北欧航空1.5亿克朗,Wideroe航空与其他航司1.5亿克朗。挪威政府将承担其中90%的贷款支出,银行及其他信用机构承担剩余10%。挪威航空的首席执行官雅各布·施拉姆表示,“现在这笔贷款至关重要,政府的回应十分积极,感激政府的及时供给。”作为提供贷款的条件,各航司将维持挪威境内最低限度的航班运营以保证区域连通,所运营航线将由挪威交通部分配。小型航空公司在危机来临时融资能力远不如大型航空公司,而挪威政府的贷款金额分配充分照顾到了小型航空公司的需求,帮助其度过难关。
受疫情影响,芬兰航空正面临公司成立以来最严重的危机,目前已削减运力近90%,但其国有控股的所有制在此时发挥了优势。芬兰政府(State of Finland; Office of Counsil of State)持有芬兰航空56%的股份,是第一大股东,除此之外芬兰航空还有3.9%的股份由当地政府养老金管理机构(Local Government Pensions Institution)所有。芬兰政府方面也表示:“将做一个负责任的股东,全力支持芬兰航空。”3月19日,芬兰政府“通过养老金贷款的方式提供给芬兰航空6亿欧元(约合6.38亿美元)的资金支持”的政策提议已提交议会讨论,通过后将会下发。同为国有的法荷航,法国政府拥有其14.4%的股权,早前也得到法国财政部的承诺将“全力支持”其度过难关,但目前具体措施还未公布。媒体曾猜测政府将通过购买所有权的方式为其注资,但政府方面予以否认,表示倾向于通过贷款的方式资助。同时,拥有法荷航14%股权的荷兰政府也表达了支持态度,荷兰财政部长霍金斯塔称将采取一切措施保证法荷航运营。目前法荷航拥有的A380与B747飞机已全部停场,公司预计座公里运力将可能削减70%-90%。


图:汉莎航空大量飞机处于停场状态
来源:“汉莎已经削减90%航班”,Reuters,3月16日报道

汉莎航空拥有的763架飞机中的700架目前处于停场状态,航班削减达95%,旗下多洛米蒂航空(Air Dolomiti)、奥地利航空(Austrian Airlines)和布鲁塞尔航空(Brussels Airlines)已全部暂停运营。为了节约现金流,汉莎航空取消了2019年利润的股东分红,停止了一切招聘和不必要的培训活动,汉莎集团近14万员工中超3万人被迫削减工时。但与很多美国和欧洲的竞争者不同,汉莎未把过多的精力放在向政府寻求帮助上,首席执行官卡斯滕·斯波尔认为,政府的支持只是“短效药(short-term drug)”,并不能帮助财务能力羸弱的航司走出困境。汉莎将会使自己适应低需求的市场现状,并将按照飞机停场3个月、6个月甚至12个月的三种情况设置生存方案。不过汉莎是否有足够的实力独自应对危机我们将拭目以待,尽管卡斯滕·斯波尔表示,目前汉莎有51亿欧元的流动资产,并已获得80亿信用额度,但根据2019年度财务报表,其流动资金为负值。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预计今年汉莎将有15亿欧元的运营亏损,而去年其运营利润还高达20.3亿欧元。德国政府财政状况良好,虽未设航空专项援助,但德国财政部长奥拉夫·肖尔茨表示,将会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护德国大、中、小企业,相关政策也相继推出,3月20日德国政府宣布将为企业提供不设上限的贷款,并延迟税款缴纳期限。作为德国第一大航空集团,汉莎航空也将从该政策中受益。


来源:“Qantas欲削减四月起的国内航线”,Executive Traveller,3月20日报道

澳大利亚的航空公司也在疫情阴影下损失惨重,澳航集团3月17日披露,根据政府的建议,澳洲航空与捷星航空已经停止了从三月底开始所有国际航班,停航至少要持续到5月底,国内航线削减比例也达到了60%,目前机队中150架飞机处在停场状态。澳航的高管及理事会成员自愿选择停薪至6月30日或更久,澳航与捷星3万员工中2/3将会被暂时停工至至少5月底。维珍澳洲为削减开支,正在大规模裁员,其在3月18日的报道中称,6月底前的国际航班将全部停航,国内航线削减达50%,包括集团旗下其他航司共计53架飞机被迫停场。区域快线(Regional Express),澳大利亚最大的支线航空公司,3月17日对外称若政府不予以救助,将不能挺过这场危机。澳大利亚各航空公司和机场集团与政府持续谈判,争取政府的援助支持。为了弥补停航给澳洲航司造成的损失,澳大利亚政府在3月18日宣布将为本国受疫情影响的航空企业提供7.15亿澳元(合4.3亿美元)的“救助包”,其中包括举发新债、减免航空燃油税及其他政府收费,分配方式暂未明确。除了航空业的专项补助,澳大利亚政府先后宣布投入176亿澳元和660亿澳元的抗疫经济补助,其中包括家庭经济补助、失业补助、中小企业现金支持等。预计个人补助的受益人将遍及600万澳洲人口,受疫情影响减薪和失业的航空业从业者大部分能够领到该补助,仅澳航与捷星就将有约3万员工受益。
对于全球的航空公司来说,接下来的形势仍将瞬息万变,财务情况不够健康或融资能力较差的航司很有可能会在这场“持久战”中倒下。欧洲、澳洲的航空市场在疫情之中很可能面临着一轮残酷的洗牌,资金断裂的小航司将无法避免破产的命运,而得以生存下来的航司市场份额将更大,行业集中度将进一步上升。虽然美国的航空业在市场结构和盈利情况方面有一定的优势,但疫情发展的不确定性使得没有一家航空公司能确信自己能“渡劫”成功,政府补贴划拨的方式也值得密切关注,或将决定众多航司最终的命运。航空运输业作为一种战略型产业,在这场应对疫情的“持久战”中,需要政府作为航空公司度过难关的有力后盾。而各国政府纷纷出台相关支持政策,精准扶危,也将助力航空业尽快走出“寒冬”。

资料来源:CAPA、CIRIUM、Forbes,FT、WSJ、人民网

国际航空研究院(IAR)公众号所有文章,著作权归国际航空研究院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和建立影像。未按要求转载,视为侵权,国际航空研究院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力。
分享到:
推荐精彩博文